首页 > 历史

洛阳历史天气&洛阳,一个被历史碾在车轮下的城市

“都太远了,地面上什么也没留下。“

历史书上的洛阳,是法相庄严的龙门石窟,精致厚重的商周青铜,或者是惟妙惟肖的唐三彩。

但是那是一千多年前的洛阳,不是现在的。

现在那些古迹,用操着浓重河南口音的出租车司机的话来说,都太远了,地面上什么也没留下。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们正在高铁站旁洛阳新城一条宽阔的马路上一辆空调都舍不得开的出租车里。水泥路反射着刺眼的阳光,但天空还是灰蒙蒙的,如果你把目光聚焦到远处的建筑物上,你会发现空气也透着土地的黄色,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归因于火车一路上看到的开挖到一半裸露着土壤的地皮,没有一片完整树林的大平原和化工厂的巨大烟囱。

马路上偶尔有车驶过,路边倒建起了一眼望不到头的大片高层住宅,整齐划一的像是设计师只设计了一栋楼,然后复制粘贴着填满了房产商买入的整块地皮。

到酒店为止,我对洛阳的印象除了一路上看到的高层住宅,就是绿化带上稀稀拉拉半死不活的树。

在酒店放下行李去龙门石窟的路上终于遇到了个肯开空调的司机,一下子就通过对比挣足了我们的好感。又经过一片同样呆板的住宅楼时我随口问:“师傅,这里房价大概多少?”

司机师傅说:“前几年四五千,现在要一万多。也就是近两年才涨起来的。唉,这里一般工资倒还是两千多一个月,三千已经算高薪了。”得知我们是苏州来的他又说,“我们这里很多人去外面打工,苏州啊,无锡啊,常州啊,好的能赚五六千。但夫妻俩出去打工只能把孩子撇在家里上学,都是没办法的事。”

接下来的旅途我们没有开展别的话题,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在龙门石窟附近付了不到二十的车费向他说了再见。

龙门石窟

游览完龙门石窟我们乘公交车去洛阳市博物馆,地图显示博物馆离公交车下车的地方还有两公里路,到了才发现这是在一片汽车市场,烧烤摊位,农村菜园和工地之间的两公里连车都打不到的水泥路。令人惊奇的是我们还路过了英菲尼迪的展销店,在残缺的人行道和杂乱的汽车零部件中格外瞩目。

博物馆在路的尽头,是个非常气派的建筑。它是属于那个逝去了一千年的黄金时代的一块飞地。门内是历史的精致厚重,门外是现实的一地鸡毛。这反差比它里面的文物更让人有穿越感。

洛阳博物馆

夏朝镶绿松石铜牌

晚上我去丽景门吃本地小吃。跟着攻略找到一家号称是舌尖上的大发红黑大战推荐的“不翻汤”店,街边大铜锅乎乎熬着浓汤,大师傅一边招徕客人一边熟练的把十几钟食材一一放入一个个面碗里,身后店铺坐的满满当当。我满怀期待的心情要了一碗,第一口只尝出了满满的胡椒粉味,浓的呛人。看着周围狼吞虎咽的本地人,我只能象征性的扒两口就离开。

不翻汤和锅贴

洛阳真是一个很无奈的城市,从北宋开始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到现在中原文明发源地的地位只给它带来了一些旅游业的生意,但更多的是过重的人口压力。

走在这个现在省会的地位都被郑州抢了的十三朝古都,你甚至都不能感到它哪怕是嘟哝一声“我们祖上也曾经阔过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ww.seorare.com/history/13900.html